公考帝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30|回复: 17

绝对有讨论性的题,这是我的理解,。请君反驳

[复制链接]

10

主题

67

帖子

168

积分

科长

Rank: 2

积分
168
发表于 2017-9-19 20:4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7浙江真题)中国学术历来轻“术”。经济学、金融学都是太低级的“术”,所以,它们往往被忽略。遗憾的是.时下的儒家研究学者还是不能走出用文化来谈文化的圈圈,特别是以儒家文化来评价儒家文化,其结论当然不会是别的,用“四书五经”来看“四书五经”,只能是越看越美。如果脱离传统儒家社会的实践现实,不去研究特定文化背后的成因(特别是经济成因),那么得出“以中华文明整合世界”这样的认识就不奇怪了。这段文字意在说明()。
A.中国文化研究缺少经济成因分析
B.传统中国学术历来看轻经济学科的价值
C.“以中华文明整合世界”的想法轻率荒谬
D.当代儒家研究学者依然没有走出轻“术”的窠臼



本题我选 C 。首先这是题意图推断,这表示主旨类或者与材料中明显吻合的答案应否定。其次,分析文段,提取主要论述对象。文中主要在谈文化谈文化,儒家文化谈儒家文化的错误方法论或者认识,即在讨论形成这种错误方法论的背景,文中感情倾向是在否定这种错误认识或方法论,而不是在否定研究者。最后一句才是主旨句,或者是作者意在说明的,“以中华文明整合世界”的想法和认识是错误的,所以文段主要论述对象是 “错误的
认识或想法
”。再分析答案,A,主要对象是 中国文化研究,文中根本没文化,排除;B,主要对象是 传统中国学术,而文段在谈当代的,排除;很多人选D,而且很多机构也是D,非常的坚定选D。我不认可,D非常有迷惑性,试问,如果将问题改为:这段文字的主旨是?相信很多人依然选D。理由是第三句:遗憾的是……。但我说,这句不是明摆着说儒家研究学者还是没有走出轻术的窠臼吗?何来意图推断?其实他们完全忽略了最后一句,脱离社会的实践现实和背后的文化成因再次强调这种错误论还存在着轻术以外的原因,脱离社会的实践现实。最后暗示大家得出“以中华文明整合世界”这样的认识肯定是荒谬的。


上一篇:如何总结错题 各位水友行测比较厉害的发表下自己的建议
下一篇:丁磊养猪 柳志传卖水产,刘强东种大米......如今IT业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67

帖子

168

积分

科长

Rank: 2

积分
168
 楼主| 发表于 2017-9-19 20:53:00 | 显示全部楼层
给自己顶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67

帖子

168

积分

科长

Rank: 2

积分
168
 楼主| 发表于 2017-9-19 21:5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首先,这不是2017年浙江真题
      至少在2013年这道题目就存在了
其次,
                                        摘自《金融的逻辑》
在没有市场提供的各类保险、借贷、股票、投资基金、养老基金等金融品种的前提下,成家生儿育女,而且最好是生儿子,就成了规避未来物质风险和精神风险的具体手段,即所谓“养子防老”。生儿女既是父母对未来的投资,又是为未来买的保险,儿女是人格化了的金融品种。父母也许爱子女,也许不爱,这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儿女长大后要“孝”,这是保证父母投资有所回报的关键。“养子防老”是保险和投资的概念,而“孝”则是儿女履行隐形“契约”的概念。以“孝”和“义务”为核心的儒家文化是孔孟为了降低这些隐形利益交易的不确定性、增加交易安全而设计的。正如谢幼伟先生在《孝与中国文化》一书中所说,“中国文化在某种意义上,可谓‘孝的文化’。孝在中国文化作用之大,地位之高,谈中国文化而忽视孝,即非于中国文化真有所知”。

于是,由“三纲”、“五伦”建立并延伸出来的家秩序、社会秩序就很关键了,臣必须服从于君,子必须服从于父,妇必须服从于夫,弟必须服从于兄。这些服从关系是无条件的,也不管有理还是无理。按照梁漱溟先生的说法,“就是把社会中的人各就其关系,排定其彼此名分地位,而指明相互间应有之情与义,要他们时时顾名思义。…… 伦理关系即表示一种义务关系,一个人似不为自己而存在,乃仿佛互为他人而存在者”。儒家文化的核心是按照天然的长幼以及男女将每个人编入一个等级组织中,然后,根据出生位置给他课以一辈子不变的责任与义务;不管是成年之前,还是之后,甚至儿女、弟弟都六七十岁了,每个人在这个层次秩序中的地位不变,永远是在长者说话时幼者只有听话的分,只能低一等或几等,永远没有自我。从儿女出生开始,通过《三字经》等经典将他们嵌入“孔家店”,扣上“三纲”包袱,让他们任何时候都会因不服长者的意愿而内疚得无地自容。这个“孔家店”只有一个目的:保证父母、兄长以及其他长者的投资有回报。

人出生之前是无法选择家庭和出生顺序的,所以,以长幼定名分、责任所实现的利益交易是非自愿的交易。而强制性的交易有悖于个人权利。

不以个人权利但以名分界定的等级结构,的确让中国社会在2500年中基本不变(改朝换代除外),但这种文化也阉割了中国人的个性,阉割了我们的创造力。阉割了个性的结构或许稳定,可代价是中国长期处于温饱和饥饿之间。就以这些年的留美学生为例,我们这些学生以及毕业后留美工作的人,虽然专业水平较高,但跟美国人、印度人、欧洲人相比,儒家文化让中国人往往缺乏个性,习惯于听话,但不争取自己的权利和利益。“顺从”、“听话”的习惯当然让我们只适合打工。

国粹派喜欢说西方文明是物质文明,而中华文明则是更高境界的精神文明,其根据似乎是西方近代工业科技发达,物质生活丰富,而中国却到近年才解决温饱。——这种逻辑值得商榷,原因很简单,西方物质生产比东方发达并不必然意味他们的精神文明就落后,而东方的物质生产落后也并不必然意味我们的精神文明就先进。会不会是东方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都落后呢?

中国文化的核心重点在于维护“家”的经济功能,轻视其社交与情感功能,这必然抑制中国文化的精神文明内涵。从某种意义讲,连温饱问题都没完全解决的农业社会里,“家”的第一功能当然应该是实现家庭成员间的经济利益交换,所以儒家文化里“孝”、“顺从”、“听话”排在第一,这是可以理解的。但问题也在这里,一旦经济利益交换是“家”的最主要功能,人们容易先看到利益,后才是亲情,或者只看到经济利益。经济利益夹在“家”中,你搞不清亲戚对你好是真好,还是出于利益。在现实生活里,笔者在湖南家乡看到更多的是因为利益大打出手的儒家家庭,而不是突出亲情、突出情感关系的温情脉脉的儒家世界。那种理想化了的儒家世界在中国还没实现过,从内在逻辑上可能也很难实现。说到底,在儒家文化抑制物质文明发展的情况下,传统中国始终没完全走出温饱的挑战;在那种境况下,说精神情感世界里能达到文明顶峰,那只能是奢望。

传统学问对中国社会的研究太多停留在研读经典上,好像研读经典就是了解真实的中国。显然,《四书五经》讲的是“应然”,但“实然”可能是另一码事,就好像不能说基督教《圣经》里的世界就是西方社会一样。书本里的儒家伦理社会当然温情脉脉,充满诗情画意。而真实的中国传统社会里,虽然不“言利”,但实际连“家”里也以利益当头。从经济学的角度讲,儒家“刚性”的“孝”可能反而迫使家庭关系以利益交换为主。

通过对总样本的计量分析发现,收入越高同时又买了某种金融保险品种的城市人更容易说“生儿育女是出于感情”,而不是为防老等经济目的。

像北京、上海这样的发达城市,有了满足生活需要的收入同时又利用保险品种、投资基金等把夫妇未来的经济风险安排好之后,他们更多把“家”看成是感情交流、满足精神需要的社会单元,原来由“家”胜任的经济功能逐渐由金融市场承担,“孝道”责任逐渐由“爱”取代,经济与金融发展正在改变这些社会的文化。相比之下,在农村,家庭关系仍然以经济交易当先,“养子”继续是规避未来风险的主要手段,而“家”的情感功能就弱,那里更需要儒家伦理来维系隐性经济交易,于是,那里更保留了儒家价值观。

“五四”运动给中国带来了自由、民主、法治思想。回过头再看,当时的思想先驱至少在两方面存在盲点,其一是私有产权,其二是发展金融与保险市场,这二者是实现自由、民主、法治的经济基础。换句话说,如果没有自己的私有产权而是靠“领导批准”谋生,那么个人就没有声张自己权利的财产基础,自由、民主、法治当然无从谈起;如果没有市场提供的保险与金融品种让你去规避自己一辈子的生活风险,那么在你打倒“孔家店”、失去了“家”这个传统的互助保障体系之后,你会对未来充满着不安,这时你也不会有底气去争取个人的自由与民主权利。如果没有这两类经济基础,打倒“孔家店”之后,你又不得不重建“孔家店”。也正因为80几年前的思想先驱以及后来者都缺乏这种认知,所以,那之后的政权还去试过不同的制度安排,甚至走过与这两个基础要素完全相反的路,到最后当然就无法实现“五四”民主自由理想。

这些认知盲点的确也跟中国学术历来轻“术”的传统有关,因为经济学、金融学都是太低级的“术”,所以,看不到这些也不奇怪。遗憾的是,时下的新儒家学者还是不能走出用文化来谈文化的圈圈,特别是以儒家文化来评价儒家文化,其结论当然不会是别的,用“四书五经”来看“四书五经”,只能是越看越美。如果脱离传统儒家社会的实践现实,不去研究特定文化背后的成因(特别是经济成因),不能看到儒家体系只是多种不同文化体系中的一种,那么得出“以中华文明整合世界”这样的认识就不奇怪了。

一些学者认为中国文化重视家庭,而西方文化则不然。——这显然是一种误解,实际上中国人和西方人都重视“家”,只是追求的“家”的境界不同。传统中国的“家”侧重强制性的经济交易功能,西方社会的“家”侧重基于自愿的感情交往功能。在处于温饱与饥饿之间的农业社会里,生存是一个永恒的挑战,所以“家”的功能很难超出利益交易和保险互助,温情脉脉会过于奢侈,这种社会可能必须要有“刚性”的家庭结构,要阉割个性,否则“家”之内的经济交易就很难有确定性,这就是儒家以及任何传统农业文化的共性。在近代西方社会的生产力上升、人们的收入超出温饱之后,“家”的经济功能逐渐由金融保险市场来胜任,这时的“家”文化没必要那么“刚性”,也不必约束个人的自由,因为感情的交融是逼不出的,只有基于个人权利、基于个人自由选择的“家”里,父母、兄弟姐妹之间的感情交流才是自愿真诚的,才不是出于“义务”责任感而为的。

儒家学者说,中华文化比西方文化更侧重精神生活的境界。——这种结论很难站住脚。儒家文化强调压抑个人世界、阉割个性,让你只知道你的名分,让你丝毫不能有质疑、挑战长者或权威的动向,让你只能按照士大夫给你设定的麻木人生去过日子。相比之下,西方“家”文化已经走出利益交易功能,强调的是个人的权利与自由,让你根据自己的偏好和世界观去不受制约地最大化自己的精神世界。一种是被阉割个性的精神文明,另一种是个性自由被最大化了的精神文明,哪种境界更高、更能丰富人生之体念?

从原始社会到农业、到工业、再到服务业社会,人类的制度性文化总在随着生产力和金融市场而演变,其整体方向是个人自由空间的最大化,发展就是使个人自由。最初在生产能力低下时,人是迫不得已接受部落公有制,牺牲个人与家庭;一旦农业使人的独立生存能力稍微提高,人们的基本生活单元就从部落归缩到宗族、家族,然后再归缩到离个人更近的“家”;到了工业社会,生产能力远远超过人的温饱需要,金融市场的发展又将经济互助交易功能从家庭剥离出来,使个人从家庭的经济制约中得以解放,给他以最大自由追求自己精神世界的最高境界,是经济发展和金融市场解放了个人。

西方世界的“家”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其经济功能也逐步由金融市场取代,看到儿女时父母首先想到的不再是自己的投资和养老保障,也不再把儿女当成自己的财产,“家”已主要是情感交流、心灵沟通的地方。家庭生活不再死气沉沉,而是越来越有个性,父母跟子女间的交往也日益平等。

后代作为父母养老金、保险金、信贷的替身,这些都是隐形金融合约,它们的执行机制不是靠法官、检察院、警察,也不靠县太爷,而是靠文化。也就是说,社会与家庭文化的内容必须作相应的发展,以此来保证这些隐形金融合约的执行,文化是一个因经济需要而内生的隐形合约执行机制。

在中国家庭里,老子说话时,孩子不可以还嘴。你从小就得养成这个习惯,每个父母亲在孩子出生之后就有责任给他们灌输这个概念:你要孝敬,要听话,哪怕这话是不合理的,你也只能听,不能还嘴。否则的话,等你长大之后你不是要无法无天、要随意犯上了吗?那不是让那些隐形金融合约未来难以执行了吗?—— 这些隐形的金融合约都是靠内疚来执行的,靠后代的内疚感来保证对上一代人的经济利益回报,而后代能不能有内疚感又恰恰是文化的东西。也就是说,父母必须让自己的孩子从小就对每一个违背长辈意愿的言行都感到很内疚。如果能达到这个效果的话,等孩子长大以后父母就不用太担心自己的投资者权益了。我们从小吸收的中国文化实际上是为了确保隐形金融合约的执行而来的。

还比如,《三字经》里说,“父母在,不远游”。父母的未来都砸在孩子身上了,如果我的孩子随便远行,那我的投资利益就很难有保障了,我作为“股东”的权益就可能要受侵犯了。传统文化必须为了克服金融的不发展而内生。

那么,这种文化的直接后果是什么呢?一个典型中国人的一辈子实际上是不幸的:小时候你必须无条件地听父母亲的话;年轻时最能花钱但却没钱花;等到真正有钱的中年时候又不可能幸福,因为首先要四世同堂,没有个人的空间,也要负担父母的生活;老了以后也是很不幸的,如果只有一个孩子,那个孩子可能看着父母亲时会想:“他怎么还这么健康,我还要养他”。如果有两个孩子,他们看着年老的父母就会互相推诿。那么,作父母亲的就在想:“我怎么还不死?我怎么要靠他们的施舍来给我生存的保证?”后代看到老年人感觉是负担,老年人看着后代又感觉要看很多面子,也处于一个更不幸福的状态。不管是这些年还是在很久以前,报纸上和我们生活周围都充满了这类不幸故事。我不是说不鼓励孝敬,孝敬应该是一种自愿的选择,是一种美德,但不应该是老年人的唯一养老途径。

两年前,我在耶鲁带的一个朝鲜族博士生,跑来跟我说,他必须搬回洛杉矶陪他父亲,因为他母亲死了两年以后,他父亲已经没法和他妹妹过了。我就问他,“你有没有意识到传统亚洲文化给你造成了什么影响?因为等你几年以后回来读这个博士学位,就没有什么老师愿意带你了,因为你随时可能跑掉”。这个学生的潜力是非常强的,但由于他父亲要他必须回去,那就意味着他未来的职业发展肯定不会是最优的了。如果我们沿着这个思路再想下去,那么以后我这个博士生也会这么要求他的孩子,一代代下去都会如此。长此以往,每一代人的职业追求和他们的潜能发挥肯定都不会最优了,这是传统亚洲社会的共同特点,是金融不发展造成的后果之一。由此可见,美国的金融发展也从这个角度使其整个社会效率那么高,因为在金融市场发达以后,父母亲不需要为了自己未来的保障而要求孩子无条件地和自己生活在一起,不会因为经济的原因要求孩子“父母在,不远游”。在美国家庭里,父母会支持孩子去任何一个最有利于孩子自身发展的地方,让他最好地发挥自己的职业潜能。

这样看来,金融证券品种的发展不发展,最终不仅仅影响到GDP的增长快不快,而且会影响到我们到底娶什么样的媳妇,嫁什么样的丈夫,有多少自己的自主权和个人尊严。金融市场的发展,可以解放我们的个人发展空间。现在想起来,五四主张的“打倒孔家店”以及个人的自由和独立,这些愿望当然很好,但是如果没有金融市场的发达,那你实现这些愿望的工具就不存在。你“打倒孔家店”之后,回到家里还得面对如何规避未来不确定性的需要,结果在金融市场不发达的情况下我们还得重建“孔家店”。

美国也好,其它国家也好,到底是个人主义盛行还是集体主义盛行,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金融市场的发展程度。如果一个国家的金融市场不够发达,那么它即使想鼓励个人主义,也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没有相配的金融市场的支持。可以想象,之所以那么多的传统社会都推崇集体主义文化,那也是没得选择之举。只有推崇集体主义文化让每个人都忘了自我,才能让那些人格化了的隐形金融合约有得以实现的基础。

从清华大学秦晖教授所收集的资料看,近代沿海地区的宗族发达程度是最高的,而中原等内地却很低。我的一个解释是,沿海地区由于比较早的介入对外贸易,经济比较发达,很早就出现了融资以及规避经济风险的需求。但是,以前,外部资本市场和金融市场又没有(甚至到今天也不发达),因此他们都转向家族内部的金融市场,到家族内部找资金,这就促使其家族结构的发展。发达的家族结构又反过来使他们的风险规避能力和融资能力进一步发展,使沿海地区的经济上升到一个新的层面。这个过程长此以往下去,其结果是不仅沿海地区的经济远胜于内地,而且其家族结构也更发达。

在现代金融理论里我们研究的是一些外部化了的证券品种,但在传统中国社会里,这些证券以一种人格化了的隐性形式一直都是存在的。只是这些人格化了的证券所能够提供的效用和产生的效果是很差的。比如说,不管哪个家族、宗族有多大,宗族内的隐性相互保险市场所能够达到的风险配置效果是很有局限性的,不可能达到在更大范围内的保险市场所能取得的风险配置效果,所以效率会很低。只有以全社会为基础的外部金融市场才能实现最大化的金融配置效果,而外部金融交易又要求有可靠的、独立的外部法治架构,以内疚为契约执行方式的文化是已经不够用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67

帖子

168

积分

科长

Rank: 2

积分
168
 楼主| 发表于 2017-9-19 23: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是我记错了。不过您没发表任何观点唉,就给我看原文。而我个人觉得还是就事论事,给多少文段就讨论多少,框架内议论为好,否则这句话来自一本书呢,你还去把这本书全部读一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8

帖子

45

积分

办事员

Rank: 1

积分
45
发表于 2017-9-19 21:52:00 | 显示全部楼层
估计到明天这个帖子都无人反驳我的观点的话,可能我是正确的了,嘻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8

主题

655

帖子

1400

积分

部长

Rank: 6Rank: 6

积分
1400
发表于 2017-9-19 23: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C项肯定是错的,错误的思考方法(轻术)推出错误的结论(以中华文明整合世界)。文中明显谈的重点是
研究方法
应该重视术(经济方面的考虑)
B项文中谈的主要是现代排除
A项中国文化研究缺的是术,但是书不止包含经济成因,和原文中的特别是经济成因相呼应。排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6

帖子

34

积分

办事员

Rank: 1

积分
34
发表于 2017-9-19 23:3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同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

帖子

10

积分

办事员

Rank: 1

积分
10
发表于 2017-9-20 00: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你上课睡觉,不好好听课,那么你成绩差也就不奇怪了。 意图是说你成绩差?还是重点说你没好好学习呢? 我觉得是后者,成绩差的根本原因是,没好好学习。 文段得出“中华文明整合世界”的错误结论的根本原因是,当代儒家研究学者依然没有走出轻“术”的窠臼。 再者,关键词“儒家”应该包含进去吧。。。个人见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67

帖子

168

积分

科长

Rank: 2

积分
168
 楼主| 发表于 2017-9-19 23:31:00 | 显示全部楼层


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

主题

396

帖子

829

积分

厅长

Rank: 4

积分
829
发表于 2017-9-20 10:46: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道题或许是我钻牛角尖了,看所以人都选D,肯定也有道理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3

帖子

62

积分

科长

Rank: 2

积分
62
发表于 2017-9-20 11: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认为肯定是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1

帖子

70

积分

科长

Rank: 2

积分
70
发表于 2017-9-21 21:24: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题还用考虑?明显D,估计楼主的语文从来没有特级教师教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4

帖子

34

积分

办事员

Rank: 1

积分
34
发表于 2017-9-20 10:46:00 | 显示全部楼层
肯定选A啊,首先必须要与经济有关,cd直接排除,而B为第二句的同义转述,A为作者意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4

主题

1449

帖子

3023

积分

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023
发表于 2017-9-21 21:36:00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么得出“以中华文明整合世界”这样的认识就不奇怪了

请反复咀嚼一下这句话

有两点意思:

1、无需原文就知道 以中华文明整合世界 在题干的前面也就是原文中一定已经出现过了

2、无需原文就知道 作者对 以中华文明整合世界 的态度使嗤之以鼻的 是下过定论表过态的

综上 作者不是在证明 以中华文明整合世界 的错误

而是把这一已无需论证的错误观点拿来当论据   

证明 当代儒家研究学者依然没有走出轻“术”的窠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帖子

2

积分

办事员

Rank: 1

积分
2
发表于 2017-9-21 22:47:00 | 显示全部楼层
C.“以中华文明整合世界”的想法轻率荒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9

帖子

46

积分

办事员

Rank: 1

积分
46
发表于 2017-9-22 00:58:00 | 显示全部楼层
D啊,统领句秒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67

帖子

168

积分

科长

Rank: 2

积分
168
 楼主| 发表于 2017-9-28 09:34: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道题的主体显然是儒家,话题是术。缺了儒家这两个字就会脱离原文主旨,扩大范围。这就是言语理解题有时候强调“具体”性。A已经太过宽泛不具体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4

帖子

34

积分

办事员

Rank: 1

积分
34
发表于 2017-9-28 09:55: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点烧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公考帝 |网站地图

GMT+8, 2020-10-31 03:32 , Processed in 17.967773 second(s), 4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Template By 【未来科技】【 www.wekei.cn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